亲情

avatar
avatar
loveatj
82
文章
12
评论
2018年10月7日02:36:49 评论 133

夜班,一个胆管癌的老人大闺女陪床,接班查房老人精神挺好,01:30说“胸骨后闷,翻腾”,双飞呼吸音稍粗,但是没有干湿性啰音,心率齐,上腹部可触及包块,压痛较明显,血压、血氧饱和度都没事,心电图做了一个也没有明显梗死和缺血,也没有发汗啥的,我说你是不是疼啊,不说疼不疼,就说“闷,翻腾”。

亲情

中间和大闺女说话,透露出一个信息:老用止疼药会慢慢不管用,说这事是从别人那听来的,没有和老人说。那好吧,我看前几天晚上都用曲马多了,或许是疼,老人有压力不想说或者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描述病情,先肌注一针,起码能缓解痛苦。

返回办公室,15分钟左右,护士通知让看病人,说家属喊不应,极速赶到床旁,老人侧卧,呼之无应答?,听诊心音可以,双目禁闭,查瞳孔躲避,这是自己不愿意说话啊,问他大闺女没能提供有用的信息,为嘛突然这样,难受的?老人不吭声咱也不能撤啊,虽然真的没事。我说你要再不说话咱就推到重症监护室观察一天吧,老人开口了,没事,就是闷,我说比开始轻了还是重了,还是那句话“闷,翻腾”,中间冲着大闺女嘟囔出这么一句来“给三妮打电话,叫三妮来”,这是为嘛?

其实这个病人自我感觉非常适合用点镇静的,情绪安抚下来应该就好多了,不敢用啊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公众号(YoungDoctor)
微信扫一扫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